“紫英,这是各家来吊唁林姑父时的礼单,我让人整理出来了,你过目一下。”满脸疲惫的贾琏把一叠纸拿了过来,“我看林妹妹也没有多少心思过问这些,妙玉姑娘也是只顾吃素念佛,这东西……”

    “琏二哥,辛苦你了。”冯紫英没看,现在也不合适看这些,论理也该是黛玉看。

    另外还要处理林如海的两个侍妾的问题,因为年龄都还不算很大,而且又无子嗣,冯紫英的意见也还是送一份合适的礼物,打发回去,也可以让人家自行安排下半生,黛玉也同意了冯紫英的意见。

    “嗯,也差不多了,紫英,这天气也越来越热,我看后日出发去苏州差不多,你就不必去了,毕竟你公务在身还要处理,几位妹妹我觉得也不必去了,我陪着林妹妹扶灵回苏州安葬之后,也尽早回扬州。”

    林如海三世单传,所以只剩下一些隔得很远的亲戚,回苏州也就是一个安葬事宜。

    这边在林如海过世之后就已经安排人去那边将墓地墓碑等早已经布置妥当,所以贾琏和黛玉过去也不会逗留太久,若是一大档子人过去也不合适。

    “嗯,也行,我就让玉钏儿和紫鹃陪着黛玉和妙玉她们两姊妹回苏州吧。”冯紫英点点头。

    这几日大家都累得够呛,一场丧事吊唁活动办下来,还真的不简单。

    也多亏有一个像贾琏这样的至亲和熟手来挑头,像汪文言和吴耀青这些人又不合适出面,冯紫英又没有这方面经验,所以全靠贾琏扛着,才算是把这些事情处理利索。

    “另外就是扬州和苏州这边林家的宅子铺子和田地的处置,苏州那边留了一二十亩田地和一处老宅,主要是便于日后返乡省亲祭祖以及维护林家祠堂所用,扬州这边就全数处置了,这也是林姑父的意见,……”

    贾琏一边清理着,一边报着数,“总计林林总总也处理得差不多了,目前算下来,变现到手和林姑父留下的现银大概在三十八万两左右,另外这一次吊唁中,陆陆续续收到的礼金,出来一些无法暂时无法估算的礼物外,金银折计在七万余两左右,所以现在林家拥有现银大概在四十五万两上下,嗯,除开借给府里的十五万两,尚余三十万两,另外还有部分林姑父要求留下来的老物古物物件儿,嗯,主要是留给妙玉和黛玉两位妹妹的,……”

    这是在给冯紫英这个未来女婿报账了,冯紫英本来没多少心思听,但却不好不听。

    但以前不太清楚,这一回却是一个真实的数据摆在了面前。

    四十五万两,什么概念?

    按照目前的物价水平,一两银子冯紫英自己测算了一下,购买力大概相当于自己穿越时的八百元到一千二百元人民币之间。

    这和《红楼梦》书中刘姥姥进大观园时提到的京郊庄户人家收入花销在二十两银子接近,但是和贾府寻常丫鬟五百钱到一两银子月例相比,似乎又显得略低了一些。

    但考虑到这等丫鬟都是和贾府具有人生依附关系,并管吃管穿管住,而且在荣宁二府中当丫鬟具有相当社会地位的情形下,也能勉强接受。

    所以按照一两银子一千元计,这四十五万两银子相当于四亿五千万人民币,一个葬礼收到的礼金在七千万左右。

    这符合这个时代一个包括朝廷官员主流认可的肥缺位置价值,毕竟林如海在这个位置上干了整整七年了。

    再联想到一个顶级盐商的家资在两三百万两左右,那么也就意味着这个时代富豪榜上人物大概就是相当于二三十亿人民币,也差不多,毕竟这还是一个农业社会,无法和工业时代,更别说信息时代相比了。

    “按照林姑父的意思,若是这妙玉姑娘愿意与黛玉妹妹一并嫁入你冯府,自不必说,若是其人坚决不肯,他说也和你商量过,不必过于勉强,便从这二十三万两银子中留下十二万两作为其陪嫁,委托紫英替她物色一个合适的人家,另外一些老物古物也尽量满足其要求,……,拿出三万两作为两位姨娘返家安顿的陪嫁,……”

    林如海也算是对妙玉安排得仁至义尽了,一个庶出女陪嫁几乎要赶上嫡出女了,这在其他家是不可想象的,大概也是因为林如海觉得亏欠了妙玉母女的缘故。

    这一点在林如海给冯紫英信中也提到了,只是没有给贾琏信中那么详尽。

    在林如海看来,一些单纯的银子已经不足以打动冯紫英这样的人物了,林如海给冯紫英心中更多地还是他都转运盐使司衙门的一些人脉资源和消息需要交代给冯紫英,以便于日后可以用上。

    “嗯,琏二哥,就按林叔父生前安排的办吧,你也询问过两位姨娘,她们的态度……?”

    “先前还是有些不愿意的,不过我和他们阐明了原委,也提到了林姑爷的安排,大概她们也考虑到林妹妹先要守孝,可能会住在京师城府里边,守孝期满后要嫁入你家之后的情形,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安排,她们打算和我们一起去苏州之后,便不再回来了。”贾琏安排十分妥帖。

    “那便妥了。”冯紫英也松了一口气。

    这等涉及家庭的琐碎事务,贾琏处理是最为得心应手的,而且他的身份也是最合适的,说什么都理直气壮,换了是自己,若是起了设么纷争,就有些尴尬了。

    “也不尽然。”贾琏神秘的笑了笑,“那妙玉姑娘如何安排,还得要紫英你自个儿去谈一谈,她性子有些古怪,也不愿意理睬我,所以这事儿解铃还须系铃人,只有你自己去处理了。”

    冯紫英回到扬州之后虽然见过妙玉几面,但是却是没有时间精力来和这丫头交涉,但听黛玉和湘云说,妙玉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冷淡孤僻,还是愿意和她接触的,但你要说能达到像贾府里边其他姐妹那样融洽当然不现实,或许这还需要一段时间来。

    “唔,我知道了。”冯紫英有些头疼,但是却知道这事儿回避不了。

    林如海之前就和他谈起过,但是面对这样一个性子执拗古怪却又感觉自家亏欠的庶出女儿,林如海也没有太多办法,只能委屈冯紫英来多关照了。

    “还有就是这剩下的财货和账目,紫英,林妹妹那性子,我估摸着这暂时还是拿不起来这一摊子的,便是那妙玉姑娘也好像是从未接触过这等事情的,你恐怕得先接手摸着,……”

    贾琏看了一眼冯紫英。

    几十万两财货,除开十五万借给贾府的,剩下也还有三十万两金银,再加上大量的其他财货古物字画饰件,这都需要一个精细的人来管着,轻忽不得。

    而且也还不适合让汪文言这种外人来,连他也都不适合,可冯紫英现在又还没成家,真还是一件麻烦事儿。

    冯紫英也在考虑这事儿。

    段喜贵现在忙于海通银庄的筹备了,已经没有精力来过问这些了,早知道把金钏儿带着了。

    但金钏儿一介丫鬟,若是协助掌家娘子来管着,勉强说得过去,但单独掌管,显然也不可能。

    “那二哥觉得我先让宝妹妹帮忙理着,请三妹妹帮忙协助,你觉得如何?”冯紫英想了一想才道。

    “薛家妹妹和三妹妹?”贾琏微微一诧,但转念一想,好像这冯紫英身边还真没合适的其他人了,迎春和湘云都不是那等管事性子,宝钗和探春做事精细,虽说年龄还小,但是亲戚身份摆在那里,加上有冯紫英这个女婿镇场面,倒也说得过去。

    “嗯,二哥你觉得呢?”

    “我看可以,薛家妹妹做事沉稳,原来在薛家也是做主的人物,三妹妹做事干净利索,让她来协助薛家妹妹正合适。”

    贾琏越想越觉得合适,微微笑着给冯紫英竖了一个大拇指。

    “紫英,还是你主意多,也幸亏薛家妹妹和三妹妹她们来了,这样也好,让二妹妹、史家妹妹和四妹妹多陪陪林妹妹,薛家妹妹和三妹妹就多操心林家这边留下的这些财货处置记账,另外像林家现在的一些仆僮家人如何处置打发,该留的留,该走的走,也要有一个方略了,……”

    剩余下来的杂活儿还不少,尤其是这等混乱之时,最容易为府里边儿那些个刁滑仆僮家人所乘,趁火打劫卷着财货一跑了之,便是日后抓回来,那财物也早就化为泡影。

    所以越是这等时候,越是需要一个精细人来执掌。

    只是宝钗和探春都是未出阁的女孩子,身份略有关碍,不过通过林府现有婆子和莺儿、侍书两个得力丫鬟,还有冯紫英坐镇和贾琏相助,倒也勉强支应得过来。

    “啊?!”宝钗和探春被冯紫英和贾琏静室里坐下,听闻冯紫英说出来意时,都被震蒙了,忍不住面面相觑,不敢置信。

章节目录

数风流人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瑞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瑞根并收藏数风流人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