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青望了一眼再不肯分开的金阳六子,咳,七子变六子,金阳宗的负担减轻了许多呢,剩下六人成就元婴的可能性也大了一些,真是功德。

    他和苏凡四人,也重新聚在一处。

    苏凡大半心神都在寻找窍参上,于他而言,找到窍参是第一要务,金阳宗的几人,不管手段如何,都要放在后头。

    “苏师兄。”

    “嗯?”

    王青识海心印一展,将他和苏凡等人笼住,这等防止窃听的手段,都是常规操作。

    “苏师兄,那个何老七被虚空缝隙吞噬之前,同师弟说了些天街围猎的具体情况呢,苏师兄可知道天街围猎?”

    苏凡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他跟你说话?”

    何老七不是连一个字都没说出来,就只剩下一角法衣了么,什么时候跟你说的?

    不过他很快就想到王青的虚空蛊虫,不由恍然。

    露出一言难尽的神情来。

    这师弟实在是有执行力,才听得个“天街围猎”,就宰了一头金阳七子,把事情给问清楚了——说来,他原本也打算把天街围猎之事,跟王青说的,只是找到窍参药田的进度很顺利,叫他就先放下了此事。

    倒是叫何老七,平白遭了劫难。

    王青露出憨笑来,又喟叹一声:

    “何老七这般倒霉竟然还敢出来探险,真个是贪心害死人,金阳宗没有把他教好啊。”

    “……”

    苏凡对王青这心性,也是不知道说什么。

    倒不是讲他红口白牙、话说八道,怕的是王青真觉得金阳宗没有教好何老七。

    “苏师兄原本的意思是,如果我们自家顺利找到窍参,自然最好不过。若是终究找不到,就顺着天街围猎的进度参与进去,再从其他人的储物法器中探索一回?”

    “其他人的储物法器?”

    王青顾自点头,佩服道:

    “苏师兄果然算无遗策,将各种情况都考虑到了,自家努力不松懈,也不抗拒旁人主动帮忙找,如此两相合一,一定能够得偿所愿的。

    在其他人的储物法器里再探索一回?

    旁人主动帮忙找?

    这王师弟,说话可真是好听呢。

    王青见温生明也一言难尽地看他,就不去打扰苏凡找窍参,而是向温生明问道:

    “温师兄,这天街围猎的情况,你能不能详细同师弟说一说?师弟我出身小门小户,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十分洁身自好,却是不知道法域中的许多盛事。”

    温生明嘴角抽搐,但还是在苏凡授意下,为王青解释了一回。

    天街围猎乃是由四家圣品宗门联合主办,每一回由一家一品宗门承办的,面向所有人类修士的一个遗迹探索活动。

    主要目的,自然是为了培养人才。

    天街遗迹当初被攻破之后,里头能拿走的好东西,自然早就被取走了,剩下的要么是拿不走的,要么是刻意不取的,如今就被几家圣品宗门拿来做活动了。

    “我从前看许多传奇故事,总觉得那些藏着许多好东西的遗迹,就放在那个地方,等着主角儿去取,实在是非常不合理。

    毕竟当世,也不存在保护性发掘的概念,都是先到先得。

    那些个一品、圣品宗门,也不是人人成仙,个个清心寡欲,怎么就傻得要死,叫主角儿们一套一套机缘往家里搬。”

    温生明这个讲法就比较合理了。

    好东西都拿走了。

    只剩下一些大人物看不上的,或者取不走的,才留下来交给小崽子们锻炼捕食技能。

    “看这般规则,不知道它为何要叫天街围猎?难道不应该叫天街素质拓展?”

    他心生疑惑,自然问了温生明。

    “天街围猎有三个阶段,头三个月是破阵、躲避虚空缝隙、寻找灵物,以点数论输赢。”

    嗯,探险课基础考核。

    “中间三个月,若干小队会被挪移至同一个小界,共同完成一个任务,大多时候是斩杀一头虚空邪怪,以任务完成情况和死亡情况论高下——”

    “死亡情况?”

    王青插嘴问道,脸上凝重的很。

    “天街围猎竟这般残酷?不知道要杀死多少人才可以胜出?该不会一个小界只能活下一人吧?”

    这么一来,我的巫神劫气,倒是很好用呢。

    不论是天莲道战界,还是问心果争夺,我都做的很是不错,算是练过了几回手。

    温生明无语地看了王青一阵,见他神色变幻,看向自家的眼神里很是挣扎,不由心上一寒,赶紧言道:

    “通常来说,一个小界不会超过百人,若是超过一成修士,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死去,那么这一小界的所有参与者,都要扣除点数。

    若是死亡超过三成,则整个小界之人都一并不列入榜单,算作未能过关。

    反之,若是死的人少,甚至一个不死,自然也有点数加成。”

    王青张大了嘴,惊讶极了:

    “这么人道主义?”

    温生明理解了一下“人道主义”的意思,才点点头:

    “为了避免杀戮过甚,同样也是给那些强大的修行者更大的难度,才会定下这般规定。

    毕竟,哪怕你这边只死一个,你的竞争者却能保持一个不死,那么也许这就会决定最后的排位高低。”

    一分就差了去几百名,这个王青懂。

    神奇。

    王青眼睛微亮:

    “那我们岂不是只要拿刀抵住自己的脖子,就可以获得许多好处?”

    那邪怪爆出来的都给我,不然我就自己了断。

    给我一件法宝,不然我就跳了。

    快,叫我爽一爽……咳,嗯。

    “……”

    温生明对王青能生出这般无耻想法,并不感到意外。

    “你认为主办宗门会留下这样的漏洞么?

    若是有人这么做,离开天街之时,就是魂飞魄散之日。

    更何况,许多天才都是心高气傲之辈,哪怕是输了排名,也不可能容忍有人如此要挟他们,曾经这么做过的,十之七八都死在当场了,王师弟还是悠着点吧。”

    啧。

    “温师兄怎么这么看我?师弟我坦坦荡荡,清白做人,哪里会有这种龌龊想法。”

    王青又叹了一气,接着问道:

    “那么最后三个月呢?”

    “谁告诉你最后有三个月的?”

    温生明露出一副得逞的欠揍模样,见王青脸上一僵,才得意补充道:

    “最后只得一个月时间,所有满足条件的修行者,都将被挪进虚空猎场——就在天街遗迹的外围。

    参与者在虚空猎场进行最后的邪怪围猎,不同邪怪也有点数,譬如一头千足邪怪,便足足值上十万猎点,历届猎榜之首,大多也不过十数万点。”

    说到这里,温生明也颇为傲然。

    苏凡领着他们,却是扎扎实实斩过一头千足邪怪的。

    王青觉得自家对于天心面具的操纵,已是炉火纯青了,此时从僵硬的脸色,变成无辜神情:

    “十万点?是不是因为千足邪怪很难找?”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千足邪怪自带手机生产线,早就被杀到濒危了。

    若是有机会,倒可以研究一下,能否人工养殖一番。

    不去理会大翻白眼的温生明,结合他与何中天两人的讲述,王青对天街围猎倒是有了详细的了解。

    也终于明白苏凡为何辛辛苦苦自己找了个入口进来。

    自家进来的修行者,只要不激发围猎牌符,自然就不必参与进去。

    于苏凡来说,只要能得了窍参,最最紧要的,当然是赶紧回返法域去复活妻子,哪里会去参与什么天街围猎,一搞就是大半年时间。

    王青十分理解苏凡这种目的驱动型野生主角的想法,不由安慰道:

    “苏师兄,按照金阳大子和金阳狗子的讲法,这处窍参药田极有可能有窍参存在的,师兄必然得偿所愿。”

    金阳狗子?

    苏凡顺着王青的眼神,看了一眼金阳宗的云月霄,想起她那一门探查灵机的鼻窍神通,不由默然。

    片刻之后,才说道:

    “王师弟,窍参培植十分困难,便是当年炼神道全心照护,也不是每一个参窍都能产出窍参来,更何况这许多年过去,就算此处药田有灵机残存,能发现窍参的可能性,也是极为细微的。”

    这么说来,还真是。

    灵药培植从来都是需要呕心沥血之事,那些个人工遗迹中,几千年几万年没人理会,灵药早就该出问题了才对,怎可能还整片整片地出现万年灵药来?

    “又被那些故事给误导了,看来这些故事不能不信,却也不能尽信。”

    苏凡见他点头,才继续道:

    “若是终究找不到,为兄还是要参与此次天街围猎,王师弟可以自行决定离开与否。

    毕竟虽然第二关有死亡率的限制,但包括第二关在内,尤其是围猎虚空邪怪的第三关,都十分危险,死伤不少。”

    王青此回下山,已有决断。

    自然不会半途退出。

    ……

    何中天死后,金阳六子和苏凡一伙,分成两拨儿,开始探索这一处窍参药田。

    王青还在寻找机会,想把那六个一起送进虚空缝隙里头。

    可惜云月霄的狗鼻子实在是灵,避过许多虚空风险,叫王青没得地利可以使用。

    直到他们探索完这片药田,退回甲八丹坊的入口,遗憾的是,确如苏凡所猜测,并没有能够发现窍参的痕迹。

    王青十分失望,暗暗道:

    “看来探索这等人工遗迹的药田,却是最不划算的了。

    不过这里找不到窍参也是正常,恰恰说明苏凡师兄,很可能是本次天街围猎不可缺少的主角人物呀。”

    他想了想,看向犹有余悲的李升阳:

    “李师兄,此处既然没有窍参,那我等不如就此分开,再探一探这处甲八丹坊的其余建筑,能有些其他收获也是好的,不知李师兄意下如何?”

    李升阳看着他们,并不说话。

    王青看向苏凡,只拿眼神表达出自家想法:

    看吧,他们要动手了。

    李升阳指定要杀人夺宝,积攒点数了。

    第二关不能杀,第三关不好杀,第一关必定是能杀则杀。

    苏师兄,先下手为强,后下手死球呀。

    动手罢!

    喊一二三——

    “既如此,几位道友,后会有期。”

    李升阳沉默一阵,终于点点头,领着五个师弟师妹寻了一条前路,极快地飞遁而去,片刻就不见了踪迹。

    王青眨眨眼,凝重道:

    “这李升阳指定是感受到我们坚定的战意,没有必胜的把握,才匆匆退去,实在奸诈狡猾,下次见面,我们必定要先下手为强,不然他已经有了十足准备和把握,迟上一点,就要死在他手里。”

    苏凡觉得王青是坐在宗门里脑补的太过分。

    那些个诸派地界的宗门,最喜欢说法域极度危险,法域修士极度凶残,每一个都杀人不眨眼,吃人喝血,见到修士,跟见到移动宝藏没有两样。

    他们见着要么立即就跑,要么一定要先下手为强。

    这才弄的王青,看见谁都觉得对方要杀他。

    “王师弟,我等也不惧他,不必过于担心。

    倒是连在甲级丹坊的窍参药田里头,都未有能够找到窍参,只怕这一处炼神道遗迹,能找到窍参的可能性都不大了。

    这么一来,我们参加天街围猎已经不可避免,王师弟怕要提前做决定。”

    王青从之前苏凡说起,就有了决定。

    天街围猎中,过了三关的修行者,都可以凭借累计的猎榜点数,从主办承办的宗门里换取自己想要的灵物——苏凡自然是想要窍参的。

    至于王青自己。

    他想要的其实也不少。

    《重明仁德功》固然威力不俗,但作为大端神朝的一门辅佐之功,说不定就有些他未能发现的窒碍,在上古余孽复苏的当口,王青不太想要凭此成就元婴,而是想在元婴之前,以一门更强的本功覆盖掉它,只把它当成一门神通来修炼。

    另外他虽然得了一颗问心果,但这颗问心果,顶多在突破元婴之前有效,想要有足够大的结婴成功率,还需要有更好的悟道机缘,莫长春的三日碑那等泼天机缘,他不敢奢望,但是比问心果更强一步的悟道石,王青是很想要的。

    剩下的自然是他的巫神神体。

    巫神八足此时成就法宝之胎,但想要真正炼成法宝,还有很长的路,需要许多灵材。

    更别说巫神神体本身的修炼,他才刚刚起步。

    除了这些,自然还有培婴神丹、辅助突破灵材这一些能够直接有助于结婴的物事。

    太多了,要是能认识个人傻钱多的主角就好了。

    王青摇头,把这不切实际的想法扔掉:

    “苏师兄,窍参在四千多样灵物中,排名一百二十四位,只怕昂贵得很,不知道我等积攒的点数,可否一并交予师兄去兑换啊?”

    苏凡笑着摇头:

    “天街围猎的计点方式很是公正,譬如我等队伍一共十人,获取了一百猎点,那么每人会分得十点,队长则额外多取一份,计二十点,大家所得越多,为兄自然也能得到更多,王师弟不必替我担心。”

    主办方倒是大气的很,额外白送一成给队长。

    王青叹了一声:

    “若是可以将猎点相赠,苏师兄换取窍参的希望却是要大许多,不过以苏师兄的能耐,攒够点数也是毫无问题。

    苏师兄放心,师弟来之前,就已经下定决心,此时自然不吝出力。”

    苏凡当下取出早已准备好的围猎牌符,五人一一将自己的弟子牌录入其中。

    全是四品宗门的弟子。

    王青十分好奇:

    “苏师兄,你家宗门在法域中,你也常年不在门内,万一叫妖兽给灭了,你这弟子牌还有用么?”

    苏凡还没回答,温生明这个讨人嫌的,倒是抢答起来:

    “自然有用。”

    “温师兄见过这种情况?”

    “我家宗门就已经被灭了,我还不是可以顺利进出仙城?”

    “……”

    说起你家宗门被灭,能不能不要这么轻描淡写,还带着点骄傲?

    真是绝情。

    四明山要是被灭了,他指定要想办法换个弟子牌的。

    王青也明白过来,今世规则下,修行者都需要依托宗门而存在,层层载录名册——虽然他也不知道这些名录,最后是停在二品宗门,还是会一气儿交到一品,乃至圣品宗门那里去。

    但显然不论他们几人所在的四品宗门是不是还存在,在仙城那里,都有跟脚可查。

    温生明又补充了自家的理据:

    “法域之中,每日里不知道有多少宗门覆灭,那些在外的弟子,若是就此散落,岂非是推他们去魔门?”

    “也可以做散修啊,上古时代,不是就有散修么?”

    “……今世那些开辟之祖,就是上古时代的散修出身,你觉得他们会叫许多修行者,脱离六品法统么?”

    王青恍然,觉得自己犯傻了。

    温师兄不错啊,很有翻脸不认阶级的自觉性。

    那围猎牌符录入五人弟子牌后,王青果然发现一道“承真”道誓落在灵神上,约束他们的行为,若是拿天街以外的物事充数,立刻就要发作起来。

    几人将乙二丹坊中找到的十几样灵物取出,叫牌符扫了一阵,共有七样在围猎灵物榜上。

    不过一共只得一百一十四猎点,排在一千名之外。

    十分可怜。

    “这牌符竟然还有鉴定比对的能力,简直过于先进。”

    王青咂舌。

    定下参与天街围猎的计划之后,苏凡就不再只冲着有可能存在窍参的地方去,而是到处扫荡——王青的十三元婴儿也终于发挥巨大能力。

    翠兰将阵禁破开之后,十二元婴儿钻入,只要没有二层阵禁的地方,他们都可以去,一旦发现有灵物榜上的东西,就通过腾空印传回王青的芥子环里。

    这么一连破开好几处阵禁,三月之期临近时,几人才在一处开始盘点。

    王青将东西全倒出来,堆成一堆,砸了咂嘴,遗憾道:

    “师弟能力有限,只得了这些点数不高的。”

    几人一看,确实都是灵物榜上靠后的东西,但顶不住它数量多呀——除了苏凡意外得了几样好东西,总点数将将超过王青一些些,其余三人,被他甩的背影都看不见了。

    机缘不够,数量来凑。

    你们这些渣渣,机缘不够,数量也不够,以后指定跟不上脚步,苏师兄,还是我一个人的。

    王青暗爽。

章节目录

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丹尼尔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丹尼尔秦并收藏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