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莫说王玲姗,饭桌上其他美女一个个也都想往陆小浩身边凑。

    例如王石带来的那个美女,眼神总是有意无意地与陆小浩对视,眉眼间春水荡漾。别说,她的眼睛还挺漂亮的,有点狐媚子的功力。

    但她们,都苦于没有机会靠近陆小浩。

    因为郑天奇直接就把自己与王玲姗安排在陆小浩的左右两边,其他人只能靠边坐。

    陆小浩吃着王玲姗夹的菜,心中腹诽了郑天奇好几百遍。

    程锦年得到七行山俱乐部的白金会员卡,高兴了好一会儿,但很快又闷闷不乐起来。

    想起那杨秘书跟疯狗一样要针对自己的父亲,他就忧心忡忡。

    别看他是一个富二代,家里有钱,住在帝江一品,开着几百万的豪车,是普通人一辈子都无法拥有的生活。

    但站得越高,风险也越大,承受的压力也越大,一个不慎可是满盘皆输。

    像他父亲这种高不成低不就的人,活着其实相当的累。

    如果你站的足够高,那自然无所畏惧。

    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也不必去畏惧什么,无非船到桥头自然直。

    反倒是他们这些有点资产的资产阶级,一旦出事,活着估计生不如死,还不如当一个普通人。

    没看见那些条路自杀的,大多都是有钱人么。

    陆小浩自然看出程锦年眼睛中的心事,对此他也挺无奈。

    好端端地碰见一条疯狗,谁也没有办法啊。

    他不在乎杨秘书,根本不怕得罪他,但他也能理解程锦年。

    毕竟不是谁都像他一样光混。

    “锦年,别多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陆小浩帮程锦年倒了一杯酒,笑着安慰道。

    如果这事儿真的很严重,他就厚着脸皮去求秦沁澜。

    他拿那个杨秘书没有办法,秦沁澜应该有点办法吧?

    “浩哥……”

    程锦年望了陆小浩一眼,无声地叹了口气。

    他父亲现在估计还不知道自己把杨秘书得罪死了吧。

    如果他父亲知晓,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郑天奇见陆小浩对程锦年这么重视,于是也出声道:“多大点事啊,那个杨秘书算个屁。真有事,我帮你担着。大不了让你父亲以后跟着我混,在东海市我要罩住他还是没有什么问题。”

    跟着你混?

    程锦年闻言苦笑。

    跟着你混黑么?

    只有赚到钱后上岸的人,哪有成功商人去下水的道理。

    他父亲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去跟郑天奇混。

    毕竟郑天奇这种人,根本就没有谱儿,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被抓了都一点不稀奇。

    没有人会拿自己的人生,去赌郑天奇这艘船会不会翻,什么时候翻。

    郑天奇见程锦年如此模样,自然清楚他在想什么,不由摇头失笑。

    我特么就说一说而已,你还当真了不成。

    有浩哥在,你父亲要我罩着个屁啊。

    真是蠢,又不是陈奇要动你父亲,一个秘书而已,你怕什么怕。

    郑天奇有些好笑,这种人也不知道怎么认识浩哥这种大人物的。一点见识都没有,现在的富二代,果然都是一些天天就知道出去泡妞,玩车,混酒吧的货。

    包厢的门被人敲响,轻轻敲了三声,然后才推门而入。

    “陆先生,来江王府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好帮你安排更好的地方啊。御花园,天心阁,云上仙,随你选。”

    廖成安拿着一杯白酒,笑容满面地走入包厢内道。

    郑天奇看见廖成安,眼睛微眯。

    这位江王府的总经理,在东海市也是鼎鼎大名的人物,甚至就牌面与地位上来说,比他郑天奇只高不低。

    郑天奇在东海市的影响力,其实大部分都在于他做事不讲规矩,所以很多人都怕他,畏惧他。

    但就正面影响力与地位来说,他与廖成安相比可就差远了。

    所以郑天奇来江王府,没有资格让廖成安亲自来敬酒,平常都是由那几名副总接待他。

    陆小浩能够让廖成安亲自过来敬酒,郑天奇自然是一点都不例外。

    江王府果然消息灵通,做事八面玲珑,他们七行山俱乐部就差远了,在得罪陆小浩之前,他甚至都不清楚陆小浩的来历。

    别说之前,其实现在他也不清楚陆小浩的来历,只是从沈小飞的反应中能看出来,陆小浩相当的不简单。

    此刻廖成安亲自过来敬酒,那就更加坐实这一点,陆小浩果然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大佬啊。

    “是你。”

    陆小浩看见廖成安,亦是有些意外。

    他第一次来江王府,是秦沁澜带着他来的。

    当时这个人就在门口等着他们,好像是江王府的一个负责人。

    “陆先生,你亲自莅临我们饭店,我当然要过来敬一杯酒,以示尊敬,不打扰吧?”

    廖成安笑着道。

    陆小浩是第二次来他们江王府吃饭,不算是熟客,所以廖成安更加客气的多。

    虽然他也不清楚陆小浩到底什么来头,但能够跟席先生与秦小姐一起吃饭,那就是最大的来头,其他的已经根本不需要去深究,凭这一个面子就够了。

    “廖总客气了。”陆小浩笑着道。

    这个江王府服务态度都这么周到的么,每来一桌客人总经理都过来敬酒?

    陆小浩并不清楚,廖成安来敬酒,根本原因是因为秦沁澜与席云泽。

    他还以为这是江王府饭店的惯例呢。

    毕竟他对江王府的待遇等级没有什么了解,甚至对江王府这个饭店都没有什么了解,自然不清楚那么多弯弯绕绕的东西。

    他只当生意人热情好客,服务态度比其他饭店更好。

    廖成安敬完酒就出去了,没有待太久,毕竟他跟陆小浩不熟,人家朋友聚会,他不好一直打扰。

    陆小浩不清楚江王府的待遇等级制度,但在座的都是富二代,又怎么可能不清楚。

    这些富二代别的事情上面可能没有什么见识,但吃喝玩乐与一些坊间轶事上,他们却比谁都懂。

    江王府的等级制度都已经成为东海市身份地位等级的一种象征,家里稍微有点钱,有点权势的人,几乎都比较关注这个。

    来江王府吃饭,最重要的不是吃什么,好不好吃,而是都想看看自己能够得到什么级别的待遇。

    如果自己的待遇级别比别人高,那种无与伦比的满足感与虚荣心,往往比吃饭都更让他们重视。

    郑天奇的突然反转,让他们猜出陆小浩的身份很不一般,可能超出他们的想象。

    但到底多么的不一般,其实还没有什么概念。

    毕竟郑天奇有些特殊,他的威名不是来自于正面的身份地位,所以在他的身上没有什么参照性。最多让他们知道陆小浩牛逼,但却不清楚到底多牛逼。

    但廖成安不一样,江王府的待遇等级就像一把尺子,把所有人的高低都量的清清楚楚。

    在所有人都认同这个东西的时候,这个尺子的刻度自然就更加的直观。

    所以当廖成安出现的那一刻,所有人心中都很震惊。

    原本有些迷迷糊糊的概念,一下子就清晰了。

    整个东海市,能够让廖成安亲自出来接待的人,能有几个?

    估计低于一只手的手指数量吧。

    夸张点说,这种级别的待遇,几乎不可能出现在一个年轻人的身上。

    因为东海市的年轻人,没有谁能有这个资格。

    就是陈奇的儿子来江王府,那也不可能让廖成安出来接待。

    莫说其他人,即使对陆小浩有着一定了解的程锦年,此刻心中都是震撼无比。

    他知道陆小浩不简单,但不简单到这个地步,他也是完全没有料到。

    做到这个地步,已经不是单纯一个商人所能拥有的身份了。

    因为你再有钱,你的地位上限也摆在那儿。

    有些层次,不是仅仅有钱就可以的。

    陈云涛深深地望着陆小浩,自己的父亲来江王府,待遇是大堂经理亲自接待,这一层次,在江王府已经属于相当高的层次。

    但跟陆小浩一比,那就完全没得比。

    陆小浩的身份地位,已经到一个他都不敢去深想的地步。

    程锦年认的大哥,竟然是一位这等存在,这让他心中说不出的复杂。

    其他富二代,亦是一个个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廖成安一个人出现所造成的震撼效果,远远比郑天奇下跪磕头都更大。

    因为廖成安这把尺子,丈量的人全是最顶尖的那一批人。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震惊骇然。

    陈琳菲与马文丽就没有,她们根本就不懂江王府的待遇等级,也不懂东海市上流圈子那一套关于江王府的潜规则制度。

    在她们看来,无非就是有人来敬酒而已,这在饭局上好像也没有什么吧,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吗?

    两人眼中全是疑惑,但在这种情况下又不好问出来。

    “老陈,原来你也有世故的一面啊。”

    廖成安刚走出门外,迎面就看见陈奇过来,于是笑着道。

    他跟陈奇关系不错,经常有交流与往来,所以说话比较随意。

    陈奇会过来,让他有些意外,毕竟陈奇这个人有些傲,不太喜欢饭桌上那一套有些虚与委蛇的东西。

    但他也没有什么意外,毕竟那个少年可是跟着席先生与秦沁澜一起来的人,陈奇不上心那才怪了。

    “怎么,就允许你世故啊?”陈奇淡笑道。

    廖成安摇头失笑,微微点头示意后就转身离去。

    陈奇踏入包厢,一眼就看见偌大的包间里乌拉拉一大群人。

    而且,果然跟小杨说的一样,很多人都带着伤挂着彩,身上衣服也破破烂烂,一看就不是正常人。

    主桌上,陆小浩赫然在列,身上缠着绷带,双臂打着石膏,竟然还能吃饭喝酒……

    陈奇不知道,陆小浩不但能吃饭喝酒,甚至还能开着车满世界跑。

    眼前的一幕,让陈奇感官不是很好,在这人为人正派,甚至有些古板,最看不上的就是郑天奇这一类人。

    陆小浩在他眼里的形象,立刻就下滑成纨绔公子一个行列。

    当然,这些与他无关,他管不着,也不重要。

    他过来,只是跟陆小浩混一个脸熟而已。

    坐在他这个位置,其实早就明白,人脉比自己努力更加重要。

    他能不能再往上走一步,踏入更高的殿堂,看的已经不是他有多少多少的政绩,而是更深层次的一种东西。

    “咦,陈叔叔?”

    陈奇刚进门没有多久,陆小浩就发现了他,眼中闪过一抹意外。

    对于这位陈叔叔,他有点印象,当初跟席叔叔吃饭的时候,他也在。

    而且这位可是真正的大佬啊,哪怕陆小浩见世面再窄,但只要是东海人,眼前这位他也不可能不认识。

    第一次来江王府吃饭就碰见他。

    第二次来江王府吃饭,又碰见了他。

    这么巧的么?

    “小浩,我听廖成安说你也在江王府吃饭,所以就过来看一看,打个招呼。”

    陈奇走上前笑着道。

    郑天奇看见陈奇过来,有些意外,但又情理之中。

    不过,陈奇跟他一直不太对付,所以他也就当没有看见,低头喝着酒。

    陈奇其实也早就看见郑天奇,不过故意当做没有看见而已。

    不过不得不说,这个郑天奇真是有本事啊。

    难怪这么棘手,怎么弄都弄不掉。

    这巴结人,找靠山的能耐,怕是鲜有人能跟他相比。

    这会儿跟陆小浩勾搭上,以后自己再要对他下手,怕是更加困难了。

    陈奇心中微微叹息,一时间竟是熄了动郑天奇的心思,只要他不越线,不太过分,有这么多上面的人护着他,根本就动不了他。

    对于陈奇,自然不会有人不认识,陈云涛与程锦年等人一个个都有些紧张地站了起来。

    一个秘书就能够让他们惊慌失措,更别说本人出现,这位可是东海市的超级大佬啊。

    他们完全没有料到,陈奇竟然也会过来找陆小浩。

    陆小浩的人脉,已经广阔到这种地步了么?

    只是他们之前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号人。

    陈云涛心中苦笑,估计是他们层次太低,根本抅不着这种层面的人吧。

    “陈叔叔太客气了,还用你亲自过来。如果知道你在,我肯定过去找你。”

    陆小浩很客气与谦逊的道。

    这位大佬,可是一个真正的粗腿啊,如果不是碍于这里人太多,他都有心想上去抱大腿了。

    别人觉得他很牛逼,那完全是别人觉得。自己有几斤几两,陆小浩自己能不清楚么?

    “哈哈,没区别,没区别,就是有一段时间没见,过来看一看而已。”

    陈奇哈哈一笑,然后望着陆小浩的手臂道:“你这怎么回事,问题不大吧?”

    换成廖成安,即使看见陆小浩手上缠着纱布与石膏,他也不会问出来,直接当做没有看见。因为他跟陆小浩不熟,不好问这种问题。

    但陈奇毕竟跟陆小浩与秦沁澜一起吃过饭,一起喝过酒,算是熟人,所以才会问出来。

    其实陈奇心中挺奇怪地,看陆小浩这情况,应该是双臂脱臼,或者是臂骨断了。

    但他好端端地怎么会搞成这样,因为打架斗殴么?

    陈奇不由自主地望向郑天奇几人,心中微微摇头,看郑天奇那副卑躬屈膝的样子,应该没有胆子打陆小浩吧。

    关于这个问题,不仅陈奇有些好奇,其他人亦是很好奇。

    毕竟他们可是亲眼见过陆小浩有多能打,不用手都能把二十几个职业保镖打趴下,这种战斗力,堪称举世罕见。

    这种人,谁能把他的手打断?

    简直不可想象。

    陆小浩望了望自己的双臂,笑着道:“嗨,一点小问题。说来也是倒霉,前不久我一个朋友被歹徒胁迫,从12楼跳下来。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啊,没有办法,只能拿手去接人。”

    “结果……”

    陆小浩举着自己两个打着石膏的粗壮手臂,做出摊手状道:“结果什么情况,你们也看见了,我在床上躺了十几天才缓过劲来。”

    众人闻言,一个个怔怔地望着陆小浩。

    人从12楼跳下来,然后被你拿手接住?

    你特么是讲神话呢!

    没有人相信陆小浩的话,觉得他是故意幽默一下,讲个冷笑话。

    毕竟这特么玄幻中的剧情,怎么可能发生在现实中。

    正常人真的去接,估计瞬间就会被人砸死吧。

    这与陆小浩能不能打架完全就是两回事儿。

    陆小浩再能打,也不代表他不会被砸死,这是力学与人体的身体结构所造成的桎梏。

    就像你的身体再强,也扛不住卡车撞击。

    陈奇与其他人不同,他闻言后眼皮一阵直跳。

    拿手接住从12楼跳下来的人,这不是前不久才发生的一个真实事件么。

    其他人或许不太了解,因为这件事情涉及到英烈之后,为了保护陈可可,不可能大面积报道这种新闻,甚至媒体上就没有报道,完全就是隐秘化处理。

    但别人不知道,陈奇又怎么可能不了解。

    毒贩组织越界过来报复英雄后代,差点酿成大祸,这么严重的事件,他几乎第一时间就知晓。

    “小浩,当时在禾平区,拿手接住英烈之后的人就是你?”

    陈奇惊讶地望着陆小浩。

    陈可可从12楼跳下来,被人拿手接住而环生,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当初他听闻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是被惊讶的合不拢嘴,感叹世界之大,果然无奇不有。

    陆小浩微微点头道:“是我,从12楼跳下来冲击力还是有点大,把我的手都给砸坏了。”

    陈奇:“……”

    把你的手都给砸坏了?

    只是把你的手砸断,没有把你砸死,你就知足吧。

    陈奇摇摇头,真不懂陆小浩这个家伙什么脑回路,竟然在纠结把手砸断的事儿,而不是庆幸自己侥幸捡回一条命。

    不过,对于这件事儿,让陈奇对陆小浩有了很大的改观。

    一个能不顾自己性命都要去救别人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差?

    何况陆小浩这种身份都能去舍生忘死的救人,更加难能可贵。

    其他人,则是一个个像是看神仙一样的目光看着陆小浩。

    刚刚陈奇的话,让他们哪里还不明白,陆小浩拿手去接从12楼掉下来的人,竟然是真的。

    而且……陆小浩竟然还真的把人救下来了。

    一时间,所有人望向陆小浩的目光,都是一种惊为天人的神色。

    这特么真的是神仙啊!

    郑天奇嘴角直抽搐,心中只有一个大写的“服”字。

    难怪!

    难怪陆小浩战斗力这么猛的人,手臂会断。

    这特么根本不是别人打断的,而是他自己作死作出来的啊。

    这时,稍慢一步的杨秘书跟在陈奇后面走入包厢。

    刚进门,他一眼就看见陆小浩与郑天奇等人,当即就面色变了。

    能当上陈奇的秘书,本身就是七窍玲珑,心思剔透的人,几乎在看见陆小浩等人的第一个瞬间,他就明白发生什么事儿了。

    刹那间,他的脸色就白了。

    怎么会!

    这么会这么巧!

    那个大人物,就在这群人里面?

    而且他还跟郑天奇混在一起?

    “怎么是你?”

    陆小浩看见杨秘书的时候,亦是微微一愣,很快神色就冷了下来。

    这个家伙跑过来干什么,来找事情的么?

    “怎么了?”

    陈奇望了望陆小浩,又望了望杨秘书,自然察觉出气氛不对。

    “这个家伙有病,跑出来乱咬人,恶意攻击恐吓我的朋友。陈叔你先等一会儿,我去把他赶走。”

    陆小浩以为这个杨秘书是故意过来找茬的,于是就准备上前把人轰走。

    什么玩意儿,在大门口狐假虎威,仗势欺人还不够,竟然还追到包厢里来了。

    你是一条疯狗么,还不依不饶了!

    “等一下。”

    陈奇拦住陆小浩,眉头深深皱了起来,目光望向杨秘书,正色道:“杨忠,到底怎么回事?”

    杨秘书望着陈先生那严肃的目光,身躯微微一哆嗦,脑门上豆大的汗珠沁了出来。

    完了!

    果然被他猜中了。

    那个让江王府廖成安亲自过来敬酒,让自家书记都亲自过来叙旧的大人物,果然在这一群人里面。

    而且竟然就是那个当众辱骂他的粗鄙少年。

    自己可是把他得罪死了。

    这……

    杨秘书觉得整个世界都有些天旋地转。

章节目录

读什么书不如去搬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游天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游天雀并收藏读什么书不如去搬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