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我不行了,这频率谁顶得住啊?

    我单挑八歧还行,他们祖魂一起群殴我,受不住啊。”

    灵子母依旧巍巍不动,假模假式的给玉藻加油。

    “妹子,想想你干啥来的。

    轻易获胜与轻易落败,那是你想要的结果不?”

    好像又被点醒了一般,玉藻好像打了鸡血一样。

    “大姐,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了,今天不见点血,我算白来了。

    老娘今天下血本了,蔡根你看好了,这全是为了你呀。

    我也不是单纯图你的名额,自己看着办。”

    蔡根本来已经有了给玉藻名额的想法,结果被她一说,立马有点含糊了,太露骨了,以后不一定还惦记什么事情呢。

    尤其自己对她还没有啥抵抗力,很危险,蔡根心里亮起了警报,粉里透红那种。

    玉藻表明了决心以后,不再轻易被咬碎,而是在失去防御力以前,尽力的去攻击八歧,摆出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姿态。

    一时间,八歧就有点被动了,玉藻不断的重新再来,好似没有尽头,但是她被玉藻留下的伤痕,可就一直挂着了。

    原本以为是生死肉搏战,结果被两个货搞成了消耗战,而且,玉藻的精神攻击,从来没有停歇,一直很努力的想要把祖魂控制住。

    可惜,祖魂的精神力比较强大,玉藻一直没有什么建树。

    啸天猫看到蔡根摸出了烟,赶紧给用黑炎给蔡根点上。

    “主人,你是不是看着有点无聊啊?”

    蔡根点上了烟后,才想起来,递给灵子母一根,就这样,两个人在太清沟的湖底,肆无忌惮的抽起烟来,尤其旁边打得还如火如荼,场面一度很是诡异。

    “无聊倒是不无聊,这比阿凡达好看多了,只是,有点小失望啊。

    玉藻的名声在那摆着,祖巫一族也是传说的存在,这打起一点特效没有,不太壮观啊,与我想象中的妖兽大战,有一定差距呢。”

    灵子母吐了一个烟圈,在水中久久不散,好像天使头顶的光环一般。

    “蔡根,你别着急啊,都没使出全力,在这磨洋工,当然不好看了。

    再有这地方太小,也施展不开,真要是用出全力,太清沟就没了。

    不是她们心疼太清沟,主要是天罚在外面候着呢,都有所忌惮吧。”

    经过灵子母的讲解,蔡根终于想起来,外边还有天罚威胁呢,所以这俩罪民畏手畏脚吧。

    这打得一点也不热血不说,关键是自己赶时间啊。

    “玉藻,你随便放大招,外边的天罚你不用担心,我都安排明白了。

    咱们时间紧,任务重,搞到天亮,这里还得来万八普通人,到时候,看到你们这一幕,估计得上新闻了。

    你要是想借这个机会出道,我当你经纪人行吗?”

    说完了以后,蔡根又想抽自己的嘴,这太清沟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为什么不停的让自己脑抽呢?

    听到出道,玉藻明显一愣,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啊?

    尤其蔡根还想当自己的经纪人,肯定比当共享子女客户要强啊。

    当初,从这片土地逃走的时候,家里是给交代过的,天狐这一脉能不能出头,全看自己了,任务也很重啊。

    如果借这个机会出道的话,是不是对于自己的任务有所帮助呢?

    别的不说,知名度肯定是够了。

    灵子母看到玉藻的迟疑,就知道她不全的心眼又开始了。

    “大妹子,你又想多了吧?

    人怕出名猪怕壮,你是想当人,还是猪?”

    “人和猪都不太好当,我现在就挺好。

    大姐,看准了,来个大的。”

    说着,玉藻好像真的怕出名,更不想出道,直接放了大招。

    一股金色的人皇之气,突兀的出现了,好像一个巨大的金碗,把七条八歧全都笼罩其中,

    八歧感觉身体一下就不能动了,九九人皇之气,如果祖巫还活着,抵抗一下还没啥问题,毕竟现在是灵魂状态,必须给面子啊。

    “什么情况啊?”

    “这畜生怎么会有人皇之气?”

    “难道咱们死后,畜生都能当人皇了吗?”

    “那算是什么世道啊,倒反天罡啊?”

    “别那么说,咱们也是因为倒反天罡才被定罪的。”

    “那咋说,难道还表扬一下这个畜生不按常理出牌吗?”

    “小柳,你醒醒,这什么情况啊?”

    八歧被玉藻迷惑以后,就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被主人叫醒,吓了一跳。

    自己这是咋地了?

    没睡多久啊,咋还七个脑袋就剩下一个了?

    七条八歧,同时心疼的想哭,以为主人把自己剩下的脑袋又玩没六个。

    只是一抬眼,看到了其他被禁锢的自己,这才放下心来。

    主人就是主人,真是会玩,自己咋没想到还可以每个脑袋独立出去呢?

    缓过神来以后,八歧感觉到身体不能动,也没啥意外。

    “主人莫慌,这骚狐狸最后一个老爷们是九九人皇,给她留下点小遗产,没有很多,咱们坚持一下,耗光她。”

    八歧知道玉藻存货不多,玉藻自己也明白啊,否则刚才也不会给灵子母提醒了。

    “大姐,动手啊,我按住她们了,赶紧的。”

    灵子母本来还想再趁一会的,毕竟在这湖底抽烟,还有蔡根陪着聊天,很是惬意,比电影院好多了。

    但是,玉藻实在太迫切了,自己要是关键时刻掉链子,即使不伤感情吧,肯定落埋怨。

    这次,灵子母顺了玉藻的心,更是顺了蔡根的心,没有苟苟嗖嗖的施展法术,直接放了大招。

    举起了手里的铁茶缸子,好像往外倒水似的,倒出了一滩绿水。

    是的,就是在水里倒出不同颜色的水,画面很是诡异。

    不像是光,也不像颜料,只是灵子母这个大招放完,整个太清沟的湖水,全都绿了,那种生机盎然的绿。

    然后就看湖底的水草,反季的开始报复性生长,直到把光秃秃的湖底变成了一片草原。

    蔡根看到这特效的第一时间,大惊失色。

    没有看绿水的战果,也没有看施法的灵子母,随手掏出了手机,打开了照相机,开始自拍。

章节目录

人间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甲六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甲六一并收藏人间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