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袍之下,手掌递出。

    一股无形无色,确有实质的真气在白眉道人身前形成,将一切袭来的攻击尽数挡了下去。

    鹿杖客手中木制短杖即将打到白眉道人时,就被这道气墙给挡了下来。

    银发老人见此,咬了咬牙,不过并未升起失望之色。

    他也没想要凭借这偷袭一击建功,毕竟对面可是武当的那尊活神仙。

    要是如此轻易的一击能取其性命,那当年他的师父百损道人,也不会含恨而死了。

    “喝!”

    一声暴呵,鹿杖客对着地面一跺脚,往后退出数丈远,将雄厚的内气灌入手中木杖里,对着张三丰运出的气墙就是一掷,几丈距离瞬间没过,木杖携巨大的劲力,碰撞在了张三丰的面前!

    “轰隆!”

    坚固的木杖在气劲搅动下,直接崩碎为了道道木屑,在空中飞扬,飘入地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一股阴毒无比的掌法,掌力犹如排山倒海般,被鹿杖客携带极为阴寒的内力冲将过来,霎时间周围寒冷透骨,五指掌印间透出碧绿。

    玄冥掌法!

    此掌法阴毒无比,乃是当年为祸武林一方的百损道人所创。

    受者身现绿色五指掌印,寒毒入体,触手冰冷,宛似摸到一块寒冰一般,背心上一处宛似炭炙火烧,四周却是寒冷彻骨,寒毒入体,发作时痛苦难当,九死一生。

    当初于武当山上,鹤笔翁在张无忌背后拍出的那一道掌法,和这个银发老人打出的如出一辙。

    不过此人掌法之阴毒,却比他的那个师弟鹤笔翁还要强劲三分!

    与当年张三丰亲自掌毙的百损道人,估计也相差不多了。

    张三丰皱了皱眉,脸上浮现出厌恶的神色。

    武学功夫无论正邪,只要落入大义之辈的手中,那都是一等一的好绝学!

    但要是落入大奸之辈手中,那就是为祸天下苍生的祸乱之源!

    “哼!”

    白袍道人袖袍一展,双掌之间显现出阴阳真气,五指并住,来回变化,一边透着阳刚,一边带着阴柔,掌间真气挥洒而出,冲出数丈远,拍到了鹿杖客的身畔。

    武当绵掌!

    张三丰建立武当之后,所创出的第一式掌法。

    共计三十六道变招,以掌为主,运转舒展如绵,动作连而不断,掌法运行成环,劲力要求内蓄刚劲,外现绵柔,爆发时迅速而又快捷。

    接触到议会之中的术法神通之后,张三丰开拓视野,以雄厚的真气尝试改进,终于有所建树。

    如今的武当绵掌,已经成功被他化繁为简,凝为三式散掌。

    出,破,收!

    虽只有三招三式,但其中蕴含的变化,却远比之前的三十六道变招来的还要复杂的多。

    话虽如此,但对面的人,显然也不够资格让张三丰用出全力。

    像鹿杖客这种,虽然在武林之中也算得上一流好手,但在张三丰的面前,却远远不够看。

    一道蕴含绵掌些许变化的真气掌印,就足以将他打的重伤不止!

    真气化为黑白相间的大手印,在鹿杖客的身前碰撞而出。

    气浪喷薄,裂纹在鹿杖客的脚步下不断蔓延。

    鲜血于银发老人口齿间不断流出,在这一道堂皇大气的掌印下,鹿杖客只觉得自己修行了一生的玄冥神掌,就如同隐于黑暗之处的老鼠一般不堪。

    念头一起,他的武道之心瞬间动摇不止。

    气浪凝聚在掌印之后,向着鹿杖客碾压而来,威压越来越重。

    “咔嚓!”

    一生脆响,鹿杖客鲜血喷洒长空,双手都在这道掌印挤压之下硬生生变了形状,往上弯曲,发出清脆的骨折声响!

    “啊啊啊!!!”

    鹿杖客不敌真气掌印,双臂已折,整个人循着口中喷出的鲜血,向远处坠落而去,发出一道凄惨无比的惨叫。

    循着视线望去,鲜血流了一地。

    本来衣着面貌华贵,发丝整齐的鹿杖客,已经变了副模样。

    双臂呈奇怪的方向曲折,其中骨渣从皮肉中透出,支离破碎,外行来看,都知道已经再无续上的可能。

    银发被鲜血沾染,斑驳杂乱,鹿杖客的面容上,布满灰尘,再加上双臂已断,正费力的在地面上不停扭动,发出哀嚎。

    这副可怜样貌,让人不禁心生不忍。

    但细数其做过之恶事,却只会让人叹其活该!

    玄冥二老,武学修为端得不凡。

    然其师父百损道人,手段阴狠,屠戮武林,行事乖张狠辣,一言不合拆家灭门,惹得整个武林围剿,最后在武当派真人张三丰手中毙命,终了一生。

    鹿杖客的师父就已经是一方恶徒,他的两个徒弟,更是可恶。

    修行有成,不思为家为国,反而贪慕虚荣,投身元庭汝阳王府,助纣为虐,数十年里给元朝当座下鹰犬,行了多少恶事!

    种种罪行,罄竹难书!

    比之当年的百损道人,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真可谓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老道士慢慢踱步,走到了鹿杖客的身前。

    看着眼前苟延残喘的银发老人,张三丰面无表情。

    “呵,嘿嘿...”

    底下弯曲着身子的鹿杖客身子抖动,脸上表情似哭似笑。

    “张老杂毛!”

    “老子只恨功夫不如你这老东西!”

    “我鹿杖客没本事!不能为师父师弟报仇!”

    “但是你这老东西在我大元都城公然行凶,对汝阳王府门客下如此重手,你必不可能继续活着走出城门!”

    “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子在地底下等着你!老杂毛!”

    “呸!”

    鹤笔翁对着行到他面前的张三丰吐出一口唾沫,有些癫狂的嘶吼出声。

    这老东西深知,受了这种伤势,就算是不死,下半辈子也废了!

    而且张三丰断然也不可能再留他一条性命。

    与其苟延残喘的求饶,还不如将这老道士激怒,也好早点结束这等屈辱!

    “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鹿杖客,下辈子记得做个好人!”

    张三丰看着眼前眉眼癫狂的银发老人,张三丰冷冷的说道。

    随后身子往前,运起掌力,对着鹿杖客的天灵盖就是直劈而下!

    真气涌入鹿杖客的脑中,瞬间将他的所有机能神经全部捣毁。

    片刻不到,神光散去,鹿杖客眼神逐渐暗淡,倒在地上。

    没了声息。

章节目录

万界次元交流议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东风南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风南渡并收藏万界次元交流议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