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感受到自那寒铁巨棺之中递来的那股子既混乱又崇高的别扭神圣感,还有天地之间隐隐约约因为接触到有关祂的信息而传来怪诞且使人疯魔的诵经声。

    若不是寒铁巨棺当着,张清和的神魂怕是早已经有分裂异变的趋势,需要凭着运转到极致的大道天音压下。

    张清和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还仔细审视了一番有关天子望气的道与理是否是出了问题。

    观察了好一会,最后终于得出结论——不是自己看错了,而是隐太子真就是个特娘的天才。

    抓了邪物当充电宝还不够,这种东西也敢动,最重要的是还真让他动成功了。

    这还是发明充电宝吗?这明明是搬来了一台变压器啊!

    这波啊,这波是套娃永动机,隐太子怕不就是个永动机发明带师……

    张清和眼中的寒铁巨棺里头,仿佛镇着个天地大道的化身,流转不息的大道权柄与灵元自神链里汲取出来,流转到整个秘境,乃至于整个镇安之中。

    棺材里才不是什么邪物,以他直面过几尊仙神的经历,这种气息……

    隐太子怕不是直接抓了头仙神往这寒铁巨棺里头塞!

    “就离谱……”张清和嘴角抽抽。

    他怎么这么猛啊?他胆子怎么这么大啊?就算是最低劣的古仙,也超越了道果层级,居然还被他隐太子一个小小的凡俗给成功了。

    张清和又把抬了抬头,看着阵纹禁制最中间,一本古旧的手记悬停着。

    手记通篇以某种生物的皮质组构而成,在两尊棺椁的正上方散发着一种莫名的灵韵。

    张清和觉得自己今天真算是长了见识,这恍若人皮一样的材质他也见过。

    五瘟星君用来包那枚仙牙的可不就是这张皮嘛!

    想到这皮质能隔绝仙神级数物件的气息,张清和愈发觉得自己聚焦于隐太子的符文手记是个正确的选择,隐太子的手记里说不得不止记载着那些道文的大道真意,使得他便于理解,更记载着关于中天大界的某些秘辛,能解答他又攒下来的一些迷惑。

    “但是在此之前,我必须完成传承之地的考验。”

    隐太子的目的是考较后人,故而并不会设置什么单存恶心人的关卡,说是传承考验,其实也只不过是简单的破阵罢了。

    张清和在玄铁广场周遭观察了一小会,又顺着边缘慢慢绕了一周,心有定计,执紧了镔铁剑,缓缓踱步走到了场中。

    “先祖设的关卡说难也不难,但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并不算是容易,在你进入阵中的那一刻开始,试炼便已经开始——你要做的,便是破阵!

    符阵禁制实时而变,我无法以自身予你参考,不过切记,破局并非只依靠道文,还得自别处想想办法!”

    李退之的话在他耳边回想,张清和默默地观察着周遭的动静。

    原本只是微微明灭,镌刻在地面之上的阵纹禁制骤然亮起,本来浑然如一整体的玄铁地面开始恍若活物一般地高低起伏,不受限制。

    试炼来人的大阵瞬间开启,在保留着镇压寒铁巨棺功用的前提之下,无数道文虚空显行,勾连天地大道,想要诛灭来人。

    张清和站在其间,有些把控不住平衡。

    “这玄铁……居然如同活物!”

    张清和感受着那铁石犹如生灵一般律动,时而梆硬,时而塌软,时而黏腻,时而如同泥沼。

    张清和身形轻踏,他当下最为擅长的便是遁法与腾挪之术,不至于被这般活性化的铸铁困住。

    “但是谁能告诉我……这又是什么鬼东西?!”

    他本来如同闲庭信步地闪避着道文勾连大道引动的攻伐之术,又躲避着活过来后的铸铁所制造的起伏变化……

    正打算寻找道文之间的漏洞空隙加以解读,而后加以崩灭破除。

    隐太子固然是符阵宗师,道文上的造诣近千年来,可能只有张不器才能与之媲美,正常的符阵禁制布置之间必然不会留下破绽,然而既然是试炼,那么刻意留下谬误,使得后人有空子可钻是常事。

    但是……

    隐太子的要求似乎比他想得要高得多!

    他正腾挪闪避,冷静思忖之间,整个广场的铸铁都活了过来,东西南北四角微微挑起,又宛如液态一般合拢,仿若一张全然由黑色淤泥组构而成的大网要将张清和自内而外包圆。

    张清和固然擅长遁法,然而眼下整个试炼之地都被活过来的黑铁裹了个严实,实在无从逃遁。

    使得他心悸的却也并非是这个,而是被这个恍如玄墨淤泥的大茧裹入暗淡无光的一片天地之后,点点星辰自他警惕的眼神之下亮起。

    他镔铁剑横在身前,将灵元拼了命地充斥着护身的灵衣

    ——那哪能是什劳子星辰啊,那分明就是一枚枚被秩序神链牢牢裹着,蓄势待发的道文!

    每一枚道文都代表着一种天地之中存在的道则,道文每亮起一枚便引动着一种相关于此条道则的攻伐之术,要知道,道则可是洞虚大修才能涉及的力量!

    而这宛若满天繁星亮起的道文……

    “老王爷啊,您老人家想要我的命就直说好吧!”

    张清和甚至已经将剑放下,一脸引颈就戮的模样。

    这种极其特殊的灵材简直就是攻伐符阵的最佳承载者,不仅如同附骨之疽,还能网罗住意欲攻杀的敌人。

    隐太子又给张清和这个堪堪入门的初学者上了一课。

    然而张清和虽然说是镔铁剑放到了身侧,似乎有些放弃了意味,然而实则也不过是玩笑罢了。

    他一早就猜着,要是隐太子的传承那么好拿,那李退之早早就能当上镇妖王了。

    张清和身处在这方恍若混沌的茧中,镔铁剑收入袖中,默默做了个敬奉天尊的道礼——

    “天地开张,立地焚香。因怜世人,有神天降……能荡群魔,能应万方。魑魅魍魉,无不遁降。若闻此敕,请覆吾身。清却邪秽,扶正阴阳!”

    耀眼的灵光纽带跨过重重纬度与张清和相接,不属于人间的出尘气将这片幽暗的混沌一荡。

    “那我就从别处,想想办法!”

章节目录

不可名状的道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姬长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长乐并收藏不可名状的道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