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沿海航行了两天,卡莎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被卖了!

    小贩看起来挺风趣健谈的,结果却是人面兽心一上岸就叫来了一群膘肥体壮的远海劫掠者把两人重重围住,想要俘虏起来卖到比尔吉沃特。

    她傻傻的坐了一路,直到最后才发现自己上了贼船!

    不过气归气,这并不代表她就会束手就擒。

    她从船上冲上岸,直接飞起一脚踢翻了一个海盗,再以脚后跟为轴,旋转180°高高旋出另一只脚。

    这记鞭腿甩到了另一个海盗的脸上,沾血的牙从嘴里飞出,整个人被直接踢飞进海里。

    大腿越长打人越狠,这话说的就是卡莎。

    修长大腿的每一次踢击都能换来一声哀嚎,同时让敌人失去战斗力倒地不起,脸上仿佛被裹上了一层痛苦面具。

    卡恩知道肤甲带给他们的肉体力量远超常人,但之前以为没有拟态所以他们从不在人前展现肤甲的力量。

    现在没有那么多限制因素了,刚好来了几个倒霉蛋实战了一下,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的灵魂伴侣这么猛。

    十多个带着各式武器的汉子被一个赤手空拳的少女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连近身都近不了。

    呼啸生风的卡莎在码头上跳起绯色之舞,靓丽的身影宛如一团紫色旋风,朝她挥出武器只会在瞬间被反制,然后迎来更猛烈的反击。

    卡恩抓起两个比他还要高的壮汉面对面碰了一下,然后一把推开,任由捂住血流不止的鼻子在码头上满地打滚。

    看见人都收拾的差不多了,便对卡莎说道:“好了,别把我们的免费船票都给打昏了,我们还要靠他们载去比尔吉沃特呢。”

    “等等,还差最后一个。”卡莎冷着脸,走向那个小贩。无视他的苦苦哀求,一记回旋踢踢断了船桨落在胸前将其放倒,终于觉得出了一口恶气。

    “就是因为有你这人,大河游民才这么不受待见!”

    盘问了一番,又是一宗因为见色起意惹出的祸,这世道再一次教会了她什么叫人心险恶。

    卡莎的外貌实在太出众了,如果不想遮遮掩掩的活着就得加强警惕,应付好随时找上门的麻烦。

    这其中也有地区治安不好的原因。

    他们将要去的比尔吉沃特,就是这么一个无法之地,最先由海盗和殖民者组建起来的港口城市。

    泥镇作为离比尔吉沃特最近的内陆港口,来往密切,自然是蛇鼠一窝,好不到哪去。

    当然,卡莎并不怕麻烦,那些刚来招惹她的,有一个算一个,统统重拳出击。

    “你们的船是哪艘?”卡恩找了个还清醒的海盗问了问,后者被打怕了不敢乱说,伸手指了指一艘伪装成商船的桅杆船。

    “那我送你们一程。”说罢,卡恩把他扒了起来。

    后者一脸惊恐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被卡恩隔着老远丢上了甲板,摔了个七荤八素。

    又把几个之前被卡莎打得不省人事的死猪丢了上去,卡恩喊了一声:“剩下的人,不想被我丢上船,那就自觉爬上去!我今天就要去比尔吉沃特,别耽误我时间。”

    “大人!能不能等我们备好物资,船上的食物撑不了两天了啊!”满脸是血的劫掠者头目凑了过来,苦着一张脸哀求道。

    “那就快点。”卡恩答应了,反正他们的船和人都被他看着,这群人总不会弃船逃跑。

    海盗头头领着几个还有行动能力的手下朝着小镇走去了,在路过那个人贩子的时候,每人又上去补了几脚,痛得后者嗷嗷叫唤。

    说好一个俊美少年,一个冷艳少女,结果却发现是两个人形凶兽。

    没打听清楚就让他们接手,被狠狠坑了一把的恶气,自然要在造成这一切的人身上找回来。

    卡恩和卡莎来到甲板上,扫了一眼凌乱肮脏的甲板不禁摇头,想到接下来要和一群肮脏的海盗同行,心情就不是很好。

    船上还有另外一些成员,有男有女,在甲板上目睹了两人是如何教训他们同伙之后,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他们来到了船首眺望大海,恰逢一阵海风袭来,吹起卡莎的长发,拂在卡恩脸上,撩人心弦。

    她主动往后倾倒,就像被禁受不住风吹的柔弱,倒在了他怀中。

    卡恩在染上了卡莎味道的海风中沉醉着,那些被丢到甲板上的海盗一个个都醒了,但却不敢爬起来,生怕弄出动静打搅了他们又被毒打。

    出海所用的所有东西在码头附近就能买到,去置办物资的那群海盗很快就抱着一箱箱东西回来了,堆在码头上。

    这些海盗毫无纪律地混在一起干活,大多数工夫都用来互相谩骂恐吓而不是装载补给品或货物,或者累瘫了靠在箱子边休息。

    卡恩鄙夷地嘬起了牙花,对这些人更加不满了。

    “那谁,”他让船上的人下去帮忙搬箱子,但这些人一次一箱的效率实在让他很难满意。

    于是他自己也下场了,重逾五十斤的木箱叠了七八箱,抱在怀里轻松的运了上去,让其他船员瞠目结舌。

    这样来了两三趟以后,东西终于全部搬上船,在卡恩的催促下,船员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上开始运作,这艘船终于动身前往比尔吉沃特了。

    入夜,大海染上了墨色,反射着波光粼粼的白月光。

    只不过卡恩看的是人,不是景。

    卡莎是第一次坐船,但不是第一次看海,很快她就厌倦了海景,还有其他人闪躲的目光。

    先前在拥挤的小帆船上颠簸没睡好觉,而且还刚好进入了生理期。虽然她没有要求那样做,但卡恩还是把手搓热乎了帮她揉了一夜的肚子,揉着揉着直到睡着了为止。

    那只手顺着肚脐下的小腹滑到了更深处,卡莎下意识的夹紧了大腿。因为不想弄醒他,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了一夜,现在都还精神疲惫呢。

    所以一进卧室,卡莎就把卡恩推到在了床上,再一把扑上去。

    撒娇的用脸蛋蹭着他的胸口,等他来拨开自己凌乱的头发,然后心安理得的闭上双眼。

    这样的睡姿好处是不会压到卡莎的头发,坏处是卡恩会感觉到一阵胸闷,这是沉甸甸的幸福压在了心口上。

章节目录

他来自虚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可能有猫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可能有猫饼并收藏他来自虚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