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疯狂失控、什么是理智归零,以及什么是恶灵附身......”

    莱茵特斯说完这句话之后,有一刹那的沉默。

    夏洛克毫无来由的感觉到一丝惊悚的寒意。

    甚至可以察觉在自己背后,那宁静无声的圣徽之墙上,泛起一层警告式的涟漪。宛若无孔不入的冰针,扎进夏洛克的每一寸肌肤中。

    甚至在他衣服内袋里的镶金蔷薇怀表、或者那条水晶细链,或者那本诡异的古董小书,都因此产生微妙的颤动。

    当然,这一切发生得突兀,转瞬即逝。

    夏洛克只是头皮微微一麻,就再也无从感觉,全身心恢复平静,似乎之前一切都只不过是错觉而已。

    “伯津翰的每一位市民,或者说,英伦国土上的每一个子民,应该都知道‘创世之歌’的描述。你做为高材生,应该毫不陌生吧。”

    莱茵特斯继续那种轻松的语气,端起咖啡杯说道。

    “当然,记忆犹深......”

    夏洛克点点头,做为一个孤儿院的孩子,在教会承办学校里启蒙长大的孩子,不可能不知道“创世之歌”的传诵。

    随着这个话题,二人仿佛极有默契的,轻轻吟诵:

    “造物之主,从混沌中苏醒......”

    “祂的呢喃撕碎了无尽之暗,祂的精神发出第一缕光,祂的身体创造了天与地,祂的血液滋润了海河山川......”

    “万事万物从此演化,造物之主从此升华......”

    “祂的头颅化为巨人;祂的双手化为巨龙;祂的腿脚化为树人;祂的心脏化为精灵;祂的头发化为鱼人;祂的耳朵化为狼人;祂的眼睛化为鸦人;祂的肝脏化为海怪;祂的恶念成为冥界;祂的精神成为日月;祂最后消散的精华成为人类......”

    “混沌由此而去,世界由此而生。生生不息,永无止境......赞美主,赞美一切万事万物的起源......”

    当最后一句余韵徐徐收尾,夏洛克和莱茵特斯相视一笑,双双举起咖啡杯致意。

    “创世之歌”几乎是每一个英伦子民,从小启蒙的赞诵之歌。每一词每一句,都深印在每人心中,几乎张嘴就会。

    夏洛克的心里,甚至有些古怪的想笑。因为他发觉这个世界的创世传说和盘古都一样,都是把身体化为万事万物......然后留给后人传诵......

    “您所说的疯狂失控,和创世之歌有关系吗?”夏洛克趁着友好和谐的气氛,轻声问道。

    “当然。”

    莱茵特斯点点头,继续说道:

    “创世之歌,只是在广大平民中普及的传诵歌谣。在创世之后,自然也会有神祇的诞生。无论是教会的虔诚信徒,还是每一个超凡,都深刻记得‘神祇诞生篇章’。”

    那么这个‘神祇诞生篇章’,应该就是创世之歌的打补丁升级版,毕竟要证明神祇的合理性......夏洛克心里暗暗吐槽。

    他肯定是不知道“神祇诞生篇章”,毕竟他既不是某教会的信徒,也不是坚定的有神论,更不是超凡......

    莱茵特斯轻轻放下咖啡杯,用端正的态度说道:

    “‘神祇诞生篇章’描绘了神祇体系,是每一位超凡必须的知识。具体内容则是——

    巨人获得了知识的‘全知基塔’;巨龙获得了强权的‘失序之祸’;树人获得了沉重的‘毁灭根源’;精灵获得了心灵的‘奥秘终端’;

    鱼人获得了混乱的‘诅咒灾冠’;狼人获得了静谧的‘黑黯暗渊’;鸦人获得了窥见的‘诡运幽镜’;海怪获得了繁衍的‘生命母巢’;冥界拥有‘死亡衰败’;日月拥有‘永恒太阳’;

    人类,与之同生同源,信奉一切神祇的起源......”

    莱茵特斯缓缓说完这一长段篇章,有着感慨而复杂的情绪,又再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口。

    “这......就是神祇的诞生?”夏洛克有些摸不着头脑。

    “嗯,这个篇章,描述的是十大源质,一切超凡的源头。同时也代表十大旧神的诞生!”

    夏洛克注意到莱茵特斯说的词汇是“十大旧神”。

    这么说?旧神已去、新神在世?夏洛克默默沉思,但关于神祇的话题,他明智的选择不问不提。

    “再来一杯吗?今天的话题可能会很久,第九教区街的摩索尔特供咖啡,可不是随时随地都能品尝得到的。”

    莱茵特斯微笑说着,举了举杯示意。

    夏洛克点头致谢,莱茵特斯转身到壁炉台上,又拎来一壶早已备好的温热咖啡,给两只杯子都续上。

    “十大源质,是神祇的诞生根本,也是超凡力量的源头。一般来说,每一个超凡,信仰的即是源质本质,而并非指向神祇。”

    “当然,教会是神祇创立的,超凡阶位的尽头也是神性位格。原则上,源质就是神祇具现化,不分彼此。”

    “信仰源质,也就等同信仰神祇!”

    莱茵特斯低语解释,夏洛克也是点头表示理解。

    毕竟在镜中世界的四人组聚会里,他已经知道四人组的信仰源质,也琢磨过这个问题。

    “好了,你已经知道世界的诞生,已经知道神祇的诞生,也知道了超凡力量的源头。那么接下来就是正题,什么是疯狂失控、理智归零、恶灵附身......”

    莱茵特斯拈着小茶匙,轻轻搅动咖啡杯,用平静的语气说道:

    “在混沌开创后的第一纪元,我们称之混沌纪元。大量初代诞生的神话生物,也就是那些巨人、巨龙等等......它们天生就具备超凡力量,但力量并不受控,所以就不可避免的引起了旷日持久的混乱与斗争。”

    “斗争的过程,我们这些后辈的后辈,自然是不可得知。但在某些隐秘古典里,提到斗争的结束,是因为初代巨人王获得‘造物主投影降临’的指引,赢得了初代混沌之战。并最终颁布史上第一份神谕,加冕‘原初上帝’尊号。”

    “从此以后,史上第一份‘旧约启示录’诞生!”

    “‘旧约启示录’详细指明了十大源质的本质之路,也就是后来所说的超凡成神之路。所有幸存的混沌纪元生物,都可以遵照‘旧约启示录’晋升超凡,走向最终的神性位格,取得神祇之名!”

    夏洛克听到这里,不禁低语问:

    “之前存在的初代神祇,也就是十大源质最先的十大旧神,结局是?”

    “已经不存在了。”莱茵特斯淡淡说道。

    夏洛克默默点头。

    很显然,巨人王上帝,干掉了所有初代旧神......

    “‘旧约启示录’的颁布诞生,开启了超凡之门。”

    “从那个遥远岁月起,无数的超凡者,前赴后继,不屈不挠,不顾一切,向着源质尽头顶点的神性位格进发,求取神祇之名......”

    “这个过程中,产生了疯狂失控、理智归零。”

    “因为遵照‘旧约启示录’的晋升指引,每一个超凡在晋升阶位时,必须通过吞噬‘本能砝码’来获得更多力量。而这种方式,毫无疑问会引起失控!”

    夏洛克听到这里,不禁一愣。

    他没想到那个所谓的“原初上帝”,居然推出这么一个简单粗暴的方法......

    不过转念一想,在那个混沌初开的时代,本就没有什么对与错。有一个众神之王颁布的法则,底层的生物想要凭此上位,无论多么疯狂恐怕也不会在意......

    “你知道‘本能砝码’吗?”莱茵特斯问道。

    “呃,略懂一点点。”夏洛克犹豫的点点头。

    “无论低阶位、中阶位、高阶位的超凡,在身体彻底死亡之后,会有微弱机率分解出‘本能砝码’。”

    “阶位越高,机率越大。”

    “分解出的‘本能砝码’,就相当于这位超凡的力量结晶。所以简单来说,吞噬‘本能砝码’获取力量增加,如果不谈任何风险,确实是一条正确之路。”

    莱茵特斯带着一抹苦笑意味的说道,轻酌了一口咖啡:

    “在那个混沌时代,不少遗留下的古典,都明确提及,吞噬‘本能砝码’是极其危险的方式。”

    “会产生两种后果,也就是疯狂失控和理智归零。”

    “疯狂失控,很好理解。这代表着个人的精神状态、行为举止,都开始扭曲、敏感、易怒、残忍、漠视一切秩序,最终变成万恶之恶。每一寸肌肤、每一分血液、每一根毛发,都变成恶毒的怪物恶魔,毁灭别人也毁灭自己。”

    “当然,疯狂失控之所以排在前面,是因为这种失控可以通过手段安抚调解,减弱或延长失控的后果。”

    “具体怎么看怎么做,有很多讲究方式方法,你以后会学习得到。我相信,拯救一个陷入疯狂失控的人,你会取得无比骄傲的成就。”

    “至于理智归零,也很好理解。这代表着已经是失控的晚期,代表着不可拯救,不可触碰,不可交涉。要尽一切可能,将之提前毁灭,以避免引起更大更不可预测的凶险!”

    “如果达到理智归零,普通人也能产生巨大的威胁,那么超凡就更不用说,所带来的危害绝对是你不想看到的。”

    “甚至在远古的资料里、现存的档案里,还描述理智归零的超凡者,引来十大源质之外的诡秘凶险!这是最高规格、最高凶险级别的灾难!即使是神祇,也会出手,不顾一切将之消灭!”

    “所以,你现在懂得了吧,无论是疯狂失控或是理智归零,都是你不可承受之难。”

    莱茵特斯抿了一口咖啡,似笑非笑看着夏洛克。

    “那么您的意思是说,我们这类‘神秘学高危人员’,也像超凡一样?有陷入疯狂失控、理智归零的风险?”

    夏洛克皱眉问。

    “是的!”

    莱茵特斯肯定的点头,“因为‘神秘学高危人员’有极大可能,会接触到你们不了解也不懂的封印物,会接触到你们看不见的恶灵,会接触到你们听到却未在意的呢喃低语......”

    “所以,你们陷入疯狂失控和理智归零的风险,并不比我们这些超凡者低。或者说,你们的机率更高一些。”

    莱茵特斯的嘴角,牵起一丝难以琢磨的笑容。

章节目录

我不是旧日造物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烟雨玄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雨玄奘并收藏我不是旧日造物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