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小小的仙人境修仙者居然也敢跟踪本座。小姑娘,胆量不小啊~”

    这时,那人影忽然开口了,语调讥讽,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傲然,显然根本没把才不过十级仙人境的墨听梅放在眼里。

    一听这声音,墨听梅心里的怀疑顿时被坐实了:“冉飞,果然是你。”

    “居然认识本座?”冉飞惊讶了一瞬,随即声音骤然一冷,“那就更留你不得了~”

    话音未落,他的双手已经抬了起来,一道剑诀转瞬间成型。

    “朝华,去!”

    下一刻,凛冽的剑意便自他体内升腾而起,顷刻间便化为了一道耀眼夺目的剑虹朝墨听梅电射而去。

    剑气横空。

    刺耳的尖啸声瞬间响彻了整个地脉。

    属于十一级真仙境强者的威势以剑虹为核心弥漫开来,连带着周围的地脉都仿佛承受不住般隐隐颤动起来。

    见状,墨听梅抬眸,凌厉的凤眸中顿时升腾起了凛冽的战意。

    “想杀我灭口?就凭你?”

    不等那道剑虹冲到她面前,她手腕一翻,八棱梅花鎏金仙锤便出现在了她掌心之中。

    她手握仙锤当胸一拦,瞬间就挡住了那道直直袭向她胸口的剑虹!

    “乓!”

    刺得人耳鼓生疼的金属交击声骤然响起,刚刚还散发着强大威势的剑虹倒卷而回,冉飞遭到剑气反噬,脸色瞬间有些发白。

    与此同时,可怕的冲击波横扫而出,周围的地脉顿时被震出了数道可怕的巨大裂痕。

    然而,身处冲击波最核心地带的墨听梅却仿佛没有感觉到冲击波的威势一般屹立不动,唯有那一袭墨色的裙衫在冲击波的搅动下猎猎飘飞,衬得她气势凛然,风姿无双。

    冉飞神色骤变:“八棱梅花鎏金仙锤!你是邀月仙宫的亲传弟子,墨听梅?!”

    他怎么也没想到跟踪他的竟然会是亲传弟子级别的人物。

    当初那场仙缘大会他虽然没有特别详细地了解过,却也听说过墨听梅的名声。墨听梅能在试炼场里拿下足以成为亲传弟子的积分,本身就应该有独立迎战十一级妖魔的战斗力,实力未必就比他差。

    这下麻烦大了!

    然而,此时此刻,他就算认出墨听梅也已经晚了。就在他这一愣神间,墨听梅已经握紧仙锤朝他冲了过去。

    不过眨眼间,她就已经出现在了冉飞面前,随即高举仙锤,一锤狠狠砸了下去。

    “轰~!”

    刺耳的轰鸣声中,凛冽的冲击波瞬间四散开来。

    战力全开之下,墨听梅周身气血沸腾,战意勃发,整个人就如同战神一般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威势。

    纵然冉飞的实力境界比她高了一级,在她面前依旧逊色了不止一分。交手了不到二十个回合冉飞就落入了下风,之后几乎一直在被墨听梅压着打。

    “噗~”

    冉飞接连被仙锤砸了好几下,终于承受不住吐了口血。

    “该死的仙渺宫狗腿子!”

    他狠狠一抹嘴角的鲜血,心中愤恨不已。

    他心知以自己目前的状态绝不是墨听梅的对手,拉拢劝说威逼利诱的手段多半也不会有用。看来,不出底牌是不行了。

    他一咬牙,翻手便取出一枚金色的结晶狠狠掐了下去。

    “噗嗤~”

    一声轻响,金色结晶灰飞烟灭。

    刹那间,丝丝缕缕的金色流光便缠上了冉飞手中的仙剑。一枚灿金的符箓自仙剑中缓缓浮现,散发出了玄奥的能量波动。

    墨听梅见状脸色微变:“仙器封印?”

    众所周知,修仙者所使用的仙器共分四品,下品,中品,上品,以及极品。一般的仙人境修仙者能有一把下品仙器就已经很了不得了。譬如墨听梅手里的八棱梅花鎏金仙锤,就是下品仙器。

    至于十一级真仙境的修仙者,正常情况下使用的武器也就是下品仙器而已,能拥有中品仙器的少之又少。

    而所谓的“仙器封印”则是专门用来封印仙器的符箓,可以封印仙器的大部分威力,把上品仙器封印成中品仙器,中品仙器封印成下品仙器。

    也就是说,冉飞手里这把表面看来只有下品的仙剑,实际上竟然是把威力强大的中品仙剑!

    墨听梅心中惊疑不定。

    冉飞这样一个小家族的家主,手里怎么可能会有中品仙器?!

    然而,还不待墨听梅想明白这其中的关窍,灿金的符箓便已经乍然碎裂,化为无数流光消失无踪。

    仙器封印彻底解开。

    强大的威势从仙剑“朝华”上绽放而出,周围的空间都仿佛在这一瞬间被镇压了。墨听梅眼神一凝,感觉体内真元的运转都有了片刻的迟滞。

    中品仙器之威,果然不同凡响!

    她心知不妙,立刻当机立断取出一枚激发潜力的丹药吞下,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率先冲了上去。

    她遁法不如冉飞,避战绝非明智之举,唯有主动出击,趁着中品仙剑的威力还没完全释放出来的时候抢占先机,方为上策。

    然而,她能想到这一点,冉飞又岂会想不到?

    就在墨听梅再次朝他冲来的同时,冉飞也吞下了一枚丹药,激发出了全身潜力。瞬时间,他周身的威势再次暴涨了一大截。

    下一刻,两人便再次短兵交接,纠缠在了一起。

    “乓!”

    “轰~!”

    “轰轰~!”

    随着两人的兵器不断碰撞,刺耳的金属交击声不断响起,可怕的冲击波肆意冲撞,在地底深处掀起了阵阵可怕的能量风暴。

    地脉不过是一颗星球上的土行能量聚合而成,哪经得住两位十级以上的仙人折腾?不过片刻的功夫,看似浑厚的地脉就已经被肆意的冲击波撕扯得支离破碎,就连远在数千里外的地表都开始剧烈颤抖,山脉崩裂,河川断流,有巨大的裂缝在地表缓缓生成,渐渐衍生成了一条条深邃的峡谷。

    如果两人的战斗持续得久一点,怕是整颗星球的山川地貌都会如沧海桑田般发生巨大的变化。

    不过,这场战斗并没能持续多久。

    墨听梅仗着上古战体之威,再加上手中的下品仙锤,的确能与十一级真仙境的修行者硬杠也不落下风,甚至能力压一些根基不稳者,但她终究不是十一级。上古战体消耗巨大,在冉飞手持中品仙剑,又不惜燃烧真元的情况下,她终究还是渐渐落入了下风。

    虽然她心中的战意依旧凛冽,但脸色却越来越白,攻击也变得越来越无力。

    半个多时辰后,环形山脉的顶部在一声巨响声中轰然炸裂。碎石迸溅之中,一道黑色的人影从山脉中冲飞而出,却在飞到一半时力竭掉了下来,“嘭”的一声狠狠砸在了地上。

    这道人影自然是墨听梅。

    两人竟在交战过程中不知不觉离开地脉,回到了地表。

    墨听梅撑着地面试图站起来,却努力了好几次都没能成功,反而因为用力过猛,支撑不住而重新倒在了地上。

    她脸色苍白,手臂和大腿上都留下了惨烈的伤痕,鲜血正不断涌出。飞溅的碎石和灰尘落在她身上,将她黑色染血的裙衫蒙上了一层灰扑扑的烟尘,看上去异常狼狈。

    “哈哈哈哈~”

    这时候,冉飞也从地下飞遁了出来。

    他的脸色同样苍白,身上也是多处受伤,左臂更是扭曲成了诡异的形状,一身雪白的织金长袍也已经被鲜血染成了暗红色。单从外形的狼狈程度上看,他其实没比墨听梅好上多少,但他却像是根本感觉不到疼痛一般,连眉头都没皱上一下,反而精神异常亢奋。

    “哈哈哈哈~这把‘朝华’自从落入了本座手里之后,这还是第一次释放出全部的威力。小姑娘,这可是你的荣幸。”

    “呸~!”

    墨听梅啐了他一口,苍白的脸上没有丝毫惧色。

    然而,还不等她开口,冉飞忽然两眼一眯,抬手掐了个剑诀。

    悬在他背后的仙剑“朝华”疏忽而动,瞬间化为一道剑虹在空气中急速划过,一剑刺中了墨听梅的右手手腕。

    “噗嗤~”

    鲜血喷溅而出。

    墨听梅攥紧的右手不受控制地一松,一颗澄澈透明的通讯灵石从里面滚了出来。

    墨听梅的脸色终于变了。

    “啧啧啧~”

    冉飞捡起那颗通讯灵石打量了几眼,目露嘲讽之色:“要是你刚发现本座的时候就发消息通知别人,本座还真阻止不了你。现在才想着找人求救,晚了。”

    墨听梅眼底泛起一丝绝望,却依旧倔强地梗着脖子,哑声低吼:“废话少说。总归是我技不如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放心,我不会杀你。”冉飞不屑地轻笑了一声,“杀了你,仙渺宫必定会追查,万一查到我身上反而徒增麻烦。更何况,一个活着的亲传弟子可比死掉的亲传弟子有价值得多。”

    墨听梅心里咯噔一下:“你什么意思?”

    “看到这个没有?”

    冉飞从储物戒里掏出一个玉匣,当着墨听梅的面打开,里面是一颗颗半透明的圆形琥珀。琥珀里封印着一只只米粒大的小虫,半透明的虫躯精致得像是艺术品。

    他伸手取出一颗琥珀在墨听梅眼前晃了晃,得意地解释道:“这就是是本座刚刚潜入地脉深处取出来的好东西,叫做‘魂蛊’。只要把它种入你的神魂之中,你以后就只能乖乖听我的话了。”

    说着,他目光灼热地打量着墨听梅,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什么稀世珍宝。

    亲传弟子在仙渺宫内身份尊贵,只要能把墨听梅控制住,尊主一定会非常满意,到时候赏赐绝对少不了。

    墨听梅声音颤抖,“倘若我不听呢?”

    “不听?呵”冉飞冷笑,“那我就让你好好尝一尝万虫噬魂之苦,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墨听梅浑身一颤,眼神瞬间变得无比绝望:“你!卑鄙!无耻!”

    “呵~”

    冉飞完全没把墨听梅的咒骂放在心上,收起玉匣就准备把手里魂蛊种入墨听梅神魂之中。

    然而,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忽然脸色一变,猛地斜退出十丈远。

    下一刻。

    一道剑光无声无息地从天而降,落在了他刚才的位置。

    ……

章节目录

神级文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傲无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无常并收藏神级文明最新章节